【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前不久,多名中国学生轻信暴富诱惑,被诱骗至缅甸失联的事件再度引发社会对受骗非法偷渡问题的关注。被骗偷渡出国两年的回国自首人员杨某10日向《环球时报》记者讲述了自己在境外的悲惨经历,希望能以亲身经历警示那些和曾经的他一样有着幻想的人,不要犯同样的错误。

“当他掀起自己的衣裤时,后背和大腿上深深嵌入皮肤的伤疤让我们在场的民警都感到震惊。”参与接收杨某的一名云南瑞丽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民警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看到杨某伤痕的那一刻,大家都难以相信这些遭遇竟发生在一个曾年仅18岁的青年身上。而这一切从一条“海外淘金”的短信开始。

杨某来自贵州,年纪轻轻却一直有着“暴富”的梦想。2020年12月,他收到一条显示来自境外的短信,声称缅甸境内某公司正在招收推销员,“只要会上网、会用手机,与客户聊天推销产品,就可以轻松月入10万!包吃、包住、包来回机票。”杨某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经过几天的考虑,涉世未深的他最终还是没能抵挡高薪诱惑,于是与对方取得联系,并在对方的安排下偷渡出国。

“到了那边就感觉不对,不像是能挣钱的地方。”杨某说,到达缅甸后,他被带到了一处隐藏在不知名山上的据点,接头人自称这是一家“公司”,其实只是在荒草丛生的草地上零星搭建的几座铁皮房子,环境非常差。之后,杨某被带到一间昏暗的屋子里,被逼着交出了手机、银行卡和证件。“到缅甸的第一个晚上,屋外的风吹在铁皮上发出吱呀声,在二十几个人的屋子里,双层铁架床只要一翻身就会发出刺耳的响声。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很不踏实。”杨某回忆道。

第二天,“公司”管理人员把杨某带到工作的地方。“我问具体是干什么,带班的人跟我说,就是通过网络社交软件搞诈骗。但在出境前,联系人一直告诉我从事的是推销工作。”杨某称自己当即表示拒绝,但五六个壮汉一下冲进来把他带走,对他一阵拳打脚踢。那之后,杨某一直被持枪人员关押限制人身自由,直到一周后与公司签了协议才被放出来。杨某说,自己不仅没有得到当初的“高薪”,还被恐吓从事电信诈骗。

杨某称,“公司”要求必须完成当日的“工作任务”才能休息,每天都有“同事”被殴打或被戴上手铐电击,完不成任务的人都会有此遭遇,他也未能幸免。“有一次,我被管理人员要求当众脱光衣服、跪在地上,他们用皮鞭狠狠抽我的后背、和大腿,我的后背被打得皮开肉绽,空气里都能闻到血腥味。我的后背上现在还能看到当时被抽打留下的疤痕。打了约半小时,管理人员可能是打累了便停下来,恐吓我说,如果一周之内再做不出成绩,就挖掉我的肾拿去卖。”说起自己曾经被虐待的场景,杨某依旧有些战战兢兢。

为了不被再次鞭打,杨某每天全力完成“公司”安排的任务。他因为睡眠长期严重不足出了差错,杨某被管理人员连续掌掴,导致左耳耳膜破裂,管理者还用枪指着杨某的头警告他下不为例。杨某无数次想过逃跑,但因为证件被收走,加上人生地不熟,根本逃不了。杨某称,“公司”位于荒山野岭,四周也有守卫,曾经有人试图逃走,但很快就被追了回来,一顿毒打后还被关进水牢。杨某因为“工作业绩平平”,被“公司”当作“货物”转卖到其他从事诈骗的公司,之后又被多次转手,每次都遭受更加恶劣的环境和更加残暴的虐待。杨某称,在缅甸的两年里,每天如同行尸走肉,他全身受鞭打负伤20多处,小腿上还留下了一道长达15厘米的伤痕。

杨某“工作”的最后一家“公司”位于缅甸木姐市附近的山里,这家“公司”告诉他只要他能够支付6万元人民币就可以放他离开。今年2月,杨某终于存够赎身钱,在离开“公司”后杨某第一时间就来到瑞丽口岸向正在口岸值班的边防检查站民警自首。云南瑞丽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的民警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杨某自首时,不停地表达当初轻易听信他人偷渡出境的悔意。目前,杨某因涉嫌偷越国(边)境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该起案件正在办理当中。

近年来,一些人被高薪陷阱骗到境外从事网络赌博和电信诈骗活动,这些跨境非法活动在缅甸、菲律宾、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引发凶杀、绑架、人口贩卖等连锁社会问题。为打击犯罪活动,3月20日,中缅泰警方举行三边会议,商讨联合打击人口贩卖、电信诈骗等跨国犯罪。

另据中国驻缅甸大使馆消息,3月23日,中国驻缅甸大使陈海就加大力度打击网络诈骗、赌博等非法跨境犯罪活动与缅甸副总理兼内政部长梭突中将进行了会商。

陈海大使表示,多起中方人员越境来缅事件背后都有缅甸境内网络诈骗、赌博等非法活动的背景。希望缅方高度重视相关活动的严重性和危害性,同中方进一步加强协调协作,加大力度打击相关非法活动,为中缅友好合作创造清朗环境。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